谢建光徒步拉板车旅行35年,59岁命丧黑河,行走30万公里

把自己的大半辈子花在徒步走遍中国这件事情上,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?这事儿听起来很酷,但真的没有多少人敢尝试。而“徒步狂人”谢建光,也许可以告诉你这个问题的答案。

谢建光

那是2018年的谢建光,他躺在黑河的一座民宿门口。天上,是明亮的星月。身后,是坚实的大地。这一年他59岁了,他预感自己的旅程将结束在黑河。徒步走遍中国,是他做过最不后悔的一件事情。

从23岁开始,谢建光就开始了他的徒步之旅。他唯一的伙伴,就是那辆自己用板车改造的房车。这辆车陪着他度过了35年,见证了他30多万公里的徒步旅行之路。他被称为“徒步狂人”,可他分明觉得自己更像是“自然狂徒”。

他疯狂地崇拜自然,迫切地记录自然。他的灵魂,因拥抱大自然而得到升华。最后,他的生命也回归自然。这一生,倒是别有一番风味。

到底是什么契机,让谢建光作出了徒步旅行这个决定?他的徒步旅行过程中,发生过哪些事?让我们跟着谢建光的脚步,去想象另一种与众不同的人生。

展开全文

生活环境动荡,彻底离开校园

1959年出生在浙江宁波的谢建光,他的童年并不太平。在特殊的社会条件下,他的家庭也受到了影响。谢建光的父亲,是一个知识分子,受到父亲的影响,谢建光特别喜欢看书。

60、70年代老照片

当别的小男孩儿结伴在外面疯玩的时候,谢建光喜欢一个人待在家里看书。长此以往,大家都说他不合群。没有人再找他玩,大家都排挤他孤立他。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,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困扰。只是他对周围环境的讨厌,在不断加重。

后来谢建光读初中,再一次感受到了这份恶意。那时候,他迷上了看书写作。大概基因里带着些文学色彩吧,谢建光总能从不同的书籍当中感受到丰富的养分。他会在上课的时候偷偷看书,会在自习的时候一一记录自己的感想。

70年代课堂

语文老师很喜欢他,觉得他是个很有灵气很有悟性的孩子。可是政治老师很厌恶他,觉得他就是个只知道伤春悲秋的废物。大概是政治老师对他表现出来的恶意太过明显了,同学们也受到了影响。谢建光再一次被孤立,被明嘲暗讽。学校的生活,让他感觉糟糕透了。

晚上回家,他回想起在学校的经历。白天发生的一切,让他仿佛回到了小时候的那些糟糕日子。他想:“明明我什么都没有做错,为什么这个社会对我会那么糟糕呢?”第二天,他告诉父母,自己要退学。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